您好,欢迎来到“吉林省催眠学会”!   2024年06月22日 星期六
18186897827
电话:18186897827
QQ:1036836211
邮箱:1036836211@qq.com
地址:长春市朝阳区惠民路1155号
催眠学习
要造福,不要造孽?----催眠行业发展的忧思
日期:2016-05-19  来自:管理员  浏览:3529次

要造福,不要造孽?----中国内地催眠行业发展的忧思

沈    健


作为一个从事心理咨询行业临床工作20多年,从事催眠治疗、教学、研究10多年的业内人士,我希望把话说出来,不说,心里担心,甚至有些后怕,说了,至少对得起良心。说的内容供同行参考,思考,也共大家“火烤”。权当是我爱之心切,责之言苛。因为我希望催眠在我们大陆,真正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。

说说中国大陆催眠界的怪现象。

大师都在做“小人”的事。现在中国催眠界的大师很多,几乎一夜之间,冒出来很多大师。但是,请恕我嘴黑,很多大师,却在做“小人”的事。是什么样的事呢?说大话、故弄玄虚、哄抬价格、说一套做一套、自以为是、自己糊涂还误导别人。

一般大师需要多大岁数?60以上称大师,是不是还算年轻的。而且如果催眠作为一门科学,用一个江湖味道太浓的称谓,到底是有利还是有害呢?更不要说是大师满天飞了。难道中国大陆的土壤就这么容易孕育大师横空出世?

再就是创始人很多,自诩创立了什么理论,什么流派。且不说目前中国大陆的催眠,还远远没有走出虚心学习、求教,埋头扎实提高的阶段,就是要创立一个理论和流派,也需要很深的理论修为和实践造诣。但很多所谓的创始人,其实连一个大学文凭都不是正经得来的。就是有一些留洋的博士,先不说那个学历有多少水分,水土不服就是一个大问题。而一个理论的创立,究竟需要多少年呢?这种氛围,足见对待催眠科学,态度不严肃、不严谨、不认真。这样的土壤,是很容易滋生催眠界的张悟本、李一之流的,这也是我倍感担心的地方。

再就是催眠的培训费,无序不说,简直就是一个天价,而且是漫天要价。三到五天的培训,动辄五千、一万,绝对不值,真的不值呀,但是忽悠有效。这不是用催眠造福大众,而是用催眠来淘金、圈钱。足见这个圈子里的人心态浮躁、目中无人、急功近利、见利忘义。这也跟心理咨询行业的情况类似,培训成了这个行业盈利的主要手段,不做临床,少做临床,只做培训,完全是利益驱使,这个现象是不正常的。

现在催眠治疗的费用也比较高,多数催眠治疗需要多次才能完成,但过高的收费,却让很多需要做催眠治疗的人士望而却步。希望有识之士一起来做一些有益的工作,把培训和治疗费用降下来,推进这个市场的纯洁化、规范化。这也是一种市场培育,只有市场形成了,成熟了,从业人员才会有更多的生存和发展空间,千万不要杀鸡取卵,竭泽而渔。

还有就是乱发证书,尤其是国外的证书。这次在会议上遇到一个国内催眠行业的资深专家,也是老朋友,他跟我提到这些证书时说,那些国外的证书,很多都是“胡同里大妈级”的,因为在香港地区和西方国家,协会、社团等,花几千块钱就可以搞定(注册)。

我简单总结了现在催眠业界一些人的不良心理。

一是自大心理:目空一切,唯我独大,自以为是,一碰就跳。我觉得这些人,实际是先把自己给催眠了。为什么会目空一切,唯我独大呢?就是自我催眠的结果。常说别人不行,贬低别人,抬高自己,就认为自己的东西是最好的。特别是一些人急于提出所谓自己的学说,为的是与别人切割。但细看之下,自以为是多大的创造,其实已经是业界通晓的理论、知识和方法,却硬说成是自己的发明创造。原因无外乎两个,一是自己涉猎有限,理论积累不够,专业视野狭窄,不知道前人已经提出,属于无知;一是明知是前人和别人的东西,硬拿过来,拼凑剪接,改头换面,一番编造,成为自己的东西,拿出来糊弄别人,抬高自己,属于无德。

二是排他心理:形成自己的小圈子,圈子里什么都好,什么都对,慢慢形成帮派。这是不够大气的表现。排斥他人,其实是封闭自己,既不利于催眠行业的发展,也不利于自己的提高,也会有损自己的形象。当你在说别人不好的时候,其实听的人对你也会有一个评价的。

三是浮躁心理:希望快速出名,快速捞钱,缺乏踏实钻研的心态。当然,这与整个社会的浮躁心态是相联系的。而且有些人涉足催眠领域,就是抱着目的来赶时髦的。但这不应该成为我们催眠界的主流心态。浮躁心态还表现在宣传与学习目标上,宣传就是突出自己,突出强调某一种方法的神奇。学习目标上就体现在急于学习技术,不重视对催眠本质的探究和思考,重术而轻理,舍本而逐末。所以这也是各种催眠培训大行其道的原因。其实,催眠不仅是术,还是一个系统的理论体系,一种哲学思维,也是一种需要长期习练的能力素养。催眠易学难精,就是这个原因。

封闭心理:自己的东西,如果有一点的话,总是藏着、掖着,生怕别人学去。不拿钱不教,拿钱也不全教。这其实是缺乏自信的表现,也是一种狭隘的心态。只有多交流、多分享、多切磋,不仅我们个人的能力会有提高,催眠的整体水平也才能提高。所以应该提倡合作、交流,催眠师要有大视野、大胸怀、大气节。只有这些具备了,才可能成为大师呀。

所以说,催眠师的人格提升和自我完善应该是第一位的,这甚至比催眠技艺和修为更重要。但我们可以看到,目前不少催眠行业的人,多多少少都有人格障碍。先不用看他们做催眠,只看他们为人处世就可以。所以我觉得,要学催眠的人,首先应该做一下人格评估。

我觉得我们整个中国内地的催眠界,应该多讲合作、谦和、虚心;严谨、科学、规范;自省、自律、耐心等等。提倡科学的精神、严谨的态度、合作的氛围、自律的修行。我想,以后我讲催眠课,我就要先讲这些。希望做催眠培训的同行,要多讲这东西,不要把催眠讲玄了,讲神了,讲乱了,讲灭了。如果你一个老师,把催眠讲得越来越玄,要不是你别有用心,不愿意拿真东西,要不就是你自己也一知半解,想讲也讲不明白。

我们北华大学,现在在心理学本科生和研究生中就开设了催眠的课程,并且我们吉林省于2012年5月15日,成立了省催眠学会,这是中国大陆惟一的一个经过政府(省民政厅、省科协)批准的催眠学术组织。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推动催眠事业走向科学和规范。作为我们省催眠学会的首任理事长,我在催眠学会成立大会上所做报告的题目,就是:让催眠更好地造福吉林人民。但是,催眠要是发展得不好,不健康,对大众来说就不是造福,而是造孽了。对我们自己来说,就无异于自我毁灭。

我在本文开头说我的担心,怕催眠行业发展不好,将来会越来越像传销。绝对不是危言耸听。大家可以观察,现在催眠这个行业,先进来的人忙着造势、圈钱。后进来的,一方面成为别人圈钱的对象,一方面盘算着自己如何去圈钱。有多少真的热爱催眠,把催眠当作事业来做,希望通过催眠更好地为大众服务的呢?这样的情况,是很令人担心的。我们的催眠事业会发展得怎样?

我去韩国访问,与他们心理学界有一些深入的接触,韩国的催眠行业发展得也比我们国家早。但我有一个发现,韩国很多心理学界的同行,不太愿意提及自己学催眠,会催眠。有一位在韩国心理咨询界非常有声望和地位的长者,我们认识多年,关系很好,彼此甚至可以以兄弟相称,但我却不知道他很早就接触催眠。这次访问,当他知道我们成立了催眠学会,在推动催眠事业发展之后,临行前一大早,专程来我们下榻的酒店,给我送来两本日文的催眠书籍。书已经很旧了,是他上学的时候读的。他告诉我,自己硕士研究生的论文就是写的催眠。他给我简单讲了韩国催眠的发展情况,简单地讲就是几起几落。他没有明说,但我感觉到现在在韩国,很多从事心理咨询的学者和专家,不是很愿意说自己与催眠有瓜葛。这是为什么呢?大家可以思考。老人家在我们临行的时候,希望我们不要走他们的老路,一定要让催眠有一个健康而光明的未来。

更让我担心的是,联想到我们目前,我发现我们正在经历当年韩国催眠的发展历程(其实很多国家和地区都类似)。群雄并起,大浪淘沙。现在群众对催眠还有各种各样的误解,甚至心理学界,对催眠还有许多不同的看法,我们更应该洁身自好,珍惜催眠的声誉和形象。我们不会希望我们奋斗了很多年之后,催眠像“传销”一样臭街吧?不希望我们有一天,都不好意思向别人提及自己会催眠、做催眠吧。

我经常对我的学生讲,如果催眠事业是一棵大树,我们要齐心协力去爱护它,浇灌它,只有它枝繁叶茂,我们这些学习和从事催眠的人,才可能大树底下好乘凉。这个道理应该是不言而喻的。爱护它就是爱护我们自己。

真心希望我的各位同行,要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和使命,眼光放长远一些,为了催眠事业的健康发展,其实也是为了自己事业有更长远的发展,好自为之,好自为之!